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胡说画

说也不说画也不画乎自在

 
 
 

日志

 
 
关于我

天胡——(笔名胡岸,原名胡玉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河北画院版画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2017-02-15 08:50:20|  分类: 外国油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皮埃尔·博纳尔(1867年-1947年)出生于法国。他早期从事广告和舞台美术设计,曾入巴黎朱利安美术学院,并与几位同学共同创立了“纳比画派”。作为象征主义绘画团体的“纳比画派”(希伯莱语为“预言者”)源于印象派及文学上的象征主义和高更的直接影响,他们“向往一种摆脱了大自然一切字面意义的伟大绘画”,讲究艺术的主观综合,不受写实原则的束缚,追求感受、形式的创作理念,在作品中追求对空间深度的压缩、平面化的装饰性色彩,因此“纳比派”被称为上世纪现代艺术的先声。同时,“纳比派”的年轻画家们对新绘画的尝试,还受到从高更那里接触到的日本美术细致的观察与表现手法的极大影响。博纳尔对日本美术的狂热甚至使他被称为“日本纳比”,和浮世绘画师们一样,他热衷于描写生活百态,以平面化的色彩和轻逸的线条表达简练的构图,表现出对东方式画面空间的理解和运用,体现了博纳尔的日本化和装饰性风格。

  博纳尔的绘画题材宽泛,早期曾受到一些风格化版画、招贴画和插图影响,有舞台美术的构图痕迹,此后他在风景画中渐渐排除了这些人为因素,开始以纯粹“自对色彩”的表现为主题。在画面上,他基本不直接摹写生活的某一场景,而是根据记忆和草稿决定一幅画的题材。博纳尔作品的构图也与众不同,画中人物往往处于画面边缘而被裁切,这种布局给观者以无限广阔的空间联想。博纳尔热衷于反映自然界的光,他探索自然界中的色彩和色调之间永无止境的关系。他的绘画虽然被认为是从印象派蜕变而来,但不像印象派那样忠实于外部光线的再现,而是注重感情色彩。

博纳尔画的人体多在逆光的照射下,画中的纱窗、衬布、镜子以及投影,或斑斓辉煌,或深黑出格,人体所呈现的黄土色调、冷紫色调在投影的反衬中愈见轮廓分明。博纳尔和德加一样不画在画室中装模作样的裸女,多选择处于自然生活状态的裸女,以表现生活的快乐。博纳尔作于1908年的《逆光下的裸女》生动表现了在充满阳光和空气的室内,裸女逆光而立,丰满健康的身体反射出耀眼的色彩。运用类似点彩的细碎笔触,不画阴影,使整个画面充满光感和鲜亮的色彩感,光与色交织成一曲富有韵律的合奏。他对色彩有着细腻、敏锐的感受力,他画中的所有物象并不各自独立,也无主次之分,而是由色与形构成和谐温暖的融合体,从而营造一种纯绘画视觉的愉悦感。博纳尔的作品是一个由色彩构成的绚烂世界,他为此有“色彩魔术师”之称。

皮埃尔·博纳尔经常被称为“迟到的印象派”。另外,他也是位讴歌法式生活的画家。其笔下的女人、宠物或茶会的世界,尽管受到中产阶级的欢迎,也因此受到严厉的批判。博纳尔对色彩的大胆组合,及表现日常生活的感觉,有其说服性的描绘。然而,博纳尔对于自己的作品所被认为带有感伤性又过于单纯的看法,却是很不以为然。在博纳尔1944年1月17日的日记中如此写着:“歌唱者本身未必是幸福的。”乍看之下华丽灿烂的许多作品所表现出的那种幸福洋溢,很可能就要被撕裂了,其背后的底流则是充满暗黑与紧张。那种紧张感,特别是从玛特(博纳尔的伴侣,而后成为其妻)那谜般的画像清楚可见。当玛特浓烈的爱情逐渐转为神经病患之症状时,博纳尔的作品也笼罩在这层阴影里。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皮埃尔·博纳尔作品欣赏2 - 天胡 - 天胡说画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