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胡说画

说也不说画也不画乎自在

 
 
 

日志

 
 
关于我

天胡——(笔名胡岸,原名胡玉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河北画院版画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天胡:缪谈我的写生与创作  

2016-08-18 12:49:46|  分类: 我画我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缪谈——我的写生与创作——天胡

绘画是看的艺术,因此有了“视觉记忆”这个词,为弥补记忆不足便有了“写生”。但写生并不是绘画的本质。什么是绘画的本质呢?网人山野青云说:“绘画艺术归根结底是心灵的艺术,没有心灵的呼吸,便不存在绘画的呼吸,没有心灵世界的勃发,绘画将会走向死亡”。一家之言,可信可不信。本质上绘画是没有本质的(也因时代而理解不同),如果硬是要说出,那么,绘画就是一种欺骗(一切艺术都是欺骗,不要把欺骗理解成很坏的词语吧)。欺骗能让人得到好处,就成功了。绘画只是欺骗的手段,而老用一个法子欺骗人们就不信了,所以就有了美术史上写实的,写意的,抽象的,表现的,等等。画家们尽最大的努力去寻找新的欺骗手法,这就是创新。引用一个无名网友的话,“我要编织一个谎言,但是谎言的内容是什么其实不重要,题材是什么也不重要,甚至你听完之后相不相信,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让你觉得强烈和精彩。这就是我理解的艺术”。这也是我对艺术的理解。

不好意思,我觉得本人从画画开始就暗合了以上这个“呼吸”的理念。具体点说,创作之初我就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再现自然而更多的是自然界物与物的关系上。因此,我的作品不能被多数人理解。我心使然,即使偶尔做一做“俗众”的,也只是验证一下基本功吧,最后还是回归了。画画是自己的事啊,本质上与别人怎么评说无关,与金钱名利无关。

 

天胡:缪谈我的写生与创作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天胡2016版画《出山》作于太行古村落采风后,非对景写生

 

写生重要么?当然。只要睁开眼,我无时无刻不在写生——自然界里无限丰富的生命,鲜活的、运动的、朝气蓬勃的每天都在身边发生着,每天都有惊奇,都有欣喜,虽然更多的感受没有付之于画面,但在内心享受了!有时画笔不方便就形成了文字语言,算是诗句吧,所谓的诗歌就是这么来的。

也就是说,我很少刻意的去写生,这好像也符合了石涛“搜尽奇峰打草稿”的理论,其实也与梵高、莫奈、吴冠中的写生意思相通吧,他们各自创造了自己的艺术世界,而又无不在自然世界之中。毕加索,马蒂斯等艺术巨人就更不必说了,他们打破了一个世界又建立了一个世界,因打破而建立。看得出,我走的是现代,我认为只有现代的才是无愧于时代的,一味模仿古人先人他人不是我的习惯。但为了更好的表达自己,我也遵循“从艺术到艺术”的学习方法,甚至,有时沉浸在大师或者一般画家好的作品里久久不能出来,这是欣赏也是学习更是享受。齐白石曾说“甘愿拜倒在青藤、雪个、老缶门下,饿死京华而无憾”,我想即是此理。

天胡:缪谈我的写生与创作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梵高油画

 

天胡:缪谈我的写生与创作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莫奈油画

 

天胡:缪谈我的写生与创作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马蒂斯《舞蹈》

 

天胡:缪谈我的写生与创作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吴冠中油画

 

我的写生是意象的,正如我的偶有诗句。无论黑白木刻,小品水墨,准确地说,基本上都不是对景写生而得,而是凭借感受记忆来营造的。真的对景往往会被真实的景所束缚,再怎么概括,到创作时还是不能表达心里的境界,叫意境吧,这也是有了宽松的时间后准备探索的一个重要课题。4月,有了十几天与全国的知名版画家的接触,现在反思发现,他们很多的在写生与创作的关系上处理的是如此的统一,甚至在方法上也是统一的,虽然写生是用笔,版画是用刀,对自然的理解和感受却是鲜明的,哪怕写生画面很脏,很乱,并不帅气唯美,但都是真实的本质的有用的——对他们自己来说。这也是我感触最深的地方,也更增加了我意象写生的欲望。

 

谈写生与创作不得不说一下素描,什么是好的素描?营造世界的本领就是素描,这也只是概括而言。顺应了自然世界并主观的改造了世界,且改造后的世界更有条理,更符合世界美的规律,因此而更本质,更新,我觉得这应是素描的大概方向。具体一点,让画面中的每一个元素都不可增减不可移位的存在着,这就是素描的基本水平。如果上升一段讲,用尽量单纯尽量少的点线面表达尽量丰富尽量多的精神内涵,这是素描所追求的水平。简言之,素描是道——是通向艺术的大道,任何人也绕不过去。如果有人想问,有的没学过素描,比如古代画家范宽,他的山水怎样理解呢?这是对素描这个概念没有真正理解的缘故。范宽和许多古代画家都是了不起的素描大师,只不过不是现代西化的学院派而已。有时,素描不是在课堂上画石膏像画出来的,比如没从进过院校的张谊。概括的说,素描是把视像与精神概括整合成和谐画面的一种综合能力,也是表现形式吧。

天胡:缪谈我的写生与创作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张谊20虚岁,1976年总理去世现场写生作品

 

 天胡:缪谈我的写生与创作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范宽《雪景寒林图》

 

一个自学者,就是这样走路的,边走边想。可以说,我没有投过师,没有请老师做过具体的专业指导,摸石头过河,冤枉路自然不会少,或是还在冤枉的走着,这是缺点啦。关于写生及创作的独行独言谬行谬言,还请各位行家批评指教为盼!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