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胡说画

说也不说画也不画乎自在

 
 
 

日志

 
 
关于我

天胡——(笔名胡岸,原名胡玉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河北画院版画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2016-07-14 22:22:04|  分类: 外国油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来自——潘力(gh_c8392951d785)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五位裸女 1923年 画布油彩 169×200cm 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藏

 

绝妙的乳白色肌肤

藤田嗣治经过多年研究,借鉴浮世绘的手法,逐步确立了自己的艺术风格。他使用在日本画中勾勒人物眉眼、被称为“面相笔”的极细长毫毛笔,独创了在类似象牙般的乳白底色上勾勒纤细墨线的画法。作品以女人体为主,画面呈大面积乳白色,肤色间施以富有弹性的线条勾勒。


藤田嗣治在谈到选择女性肌肤为表现主题的缘由时说道:“某一天偶然的思考,眼前浮现出春信[1]、歌麿[2]的画,仅仅窥视到脚的一部分、或是膝盖周边的小部分,就能够彻底感受到对肌肤的真实感的描绘,由此我第一次决心以肌肤这个最美的题材为表现对象”。


1920年1月,藤田嗣治的6幅作品参加沙龙独立展,并在10月成为秋季沙龙正式会员,6幅作品入选秋季沙龙。1921年11月,他的3幅油画《我的房间·有闹钟的静物》、《自画像》和《裸女》入选秋季沙龙。《裸女》鲜明的个人风格获得高度好评,强烈的东方韵味一举轰动巴黎,被誉为“绝妙的乳白色肌肤”。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寝室的裸女·吉吉 1922年 画布油彩 130×195cm 巴黎市立现代美术馆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舞会之前 1925年 画布油彩 168.5×199.5cm 大原美术馆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挂毯前的裸女 1923年 画布油彩 126×96cm 私人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家庭 1923年 画布油彩 146×114.2cm 笠间日动美术馆藏



由此,藤田嗣治的艺术生涯迎来重大转机,作品也引起收藏家和画商的极大兴趣。这次展览确立了藤田嗣治在巴黎美术界的地位,他的名声如日中天,香榭丽舍大街上甚至树立起他的蜡像。1925年,藤田嗣治被授予法国荣誉军团骑士勋章和比利时国家骑士荣誉勋章——利奥波德一世勋章。


20世纪初期以来,不断有年轻的日本画家前往巴黎留学。然而,并非所有的热血青年都能在这里获得新思想、新艺术的成功。他们几乎都在完成学业后返回日本,没有人能够在巴黎美术界打开局面。藤田嗣治作为其中的佼佼者,饱经历练,终于在这块沃土上成长为真正具有世界意义的日本油画家。


藤田嗣治不断推出新作品,个人画展相继在比利时、荷兰、德国等地举办。他作于1923年的《挂毯前的裸女》、《五位裸女》以及1925年的《舞会之前》等均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充满梦幻感的画面,流露出巴黎画派共有的忧郁和深沉。


如前所述,藤田嗣治在学生时代就不认同黑田清辉的绘画理念,由此产生的对黑色的向往,使他在探索自身绘画道路的过程中以“日本人的生命”为立足点的绘画观逐渐成熟。他独创了将日本画技法直接运用到油画中,流畅的黑色轮廓线让巴黎的评论家们感到万分惊讶。藤田嗣治写道:“说到毛笔不可思议的魅力,是习惯、也是遗传,更是自身流淌着的东方人的血液,因此我愈加坚信,我作为日本人来到西方,就必须在油画中使用日本的笔和日本的墨。只有彻底理解西方,才能知晓东方的优秀之处”。


藤田嗣治画面的色彩特点在于体现出高贵的精神气质,他尽量回避醒目的色彩,舍弃对视觉兴奋的追求,而是以暖灰的中间色、淡淡的阴影与纤细的墨线相呼应,营造出独特的幽玄薄墨境界。在藤田嗣治的笔下,女性的优雅和东方的朴素具有永恒的生命力。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蒙巴纳斯的吉吉 1923年 纸本铅笔 43×40cm 私人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猫和裸女 1932年 纸本水彩 墨 50×68.5cm 下关市立美术馆馆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沙滩上 1925年 画布油彩 70.4×160.8cm 姬路市立美术馆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睡觉的女子 1931年 画布油彩 74.4×125cm 财团法人 平野政吉美术馆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友情 1924年 画布油彩 146×89cm 巴黎 法国国立现代美术馆藏




藤田嗣治之所以能够在巴黎受到欢迎的另一个原因还在于,历时半个世纪的日本工艺美术品热潮刚刚在1901年左右结束,巴黎人对日本美术的喜爱和向往依然没有完全消失,他们又从藤田嗣治的画面上看到了曾经风靡欧洲的浮世绘的神韵,那些纤细柔韧的黑色线条和传统东方绘画中的墨线勾勒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此外,藤田嗣治的成功还有赖于他当时在埋头研究绘画的基础上,深入研究了法国的民族性,由此发现了法国人对“优美”的喜爱。因此,在法国人眼里藤田嗣治是“地道的巴黎男人”,是“巴黎化的日本人”。[3]如同当年的印象派画家们为浮世绘的流畅线条和明亮色彩所倾倒那样,“日本”的印象再次唤起了20世纪初的巴黎人对遥远东方岛国的美好记忆。


虽然藤田嗣治的艺术在巴黎获得高度评价,但是日本美术界却对他不以为然。1922年,藤田嗣治将他在巴黎秋季沙龙获得高度评价的代表作《我的房间·有闹钟的静物》托人带回日本参加由黑田清辉主导的第四届“帝国美术院展”(简称“帝展”),结果受到极大的冷遇。有评论写道:“画面虽然有吸引力,但过于细腻的描绘令人厌烦”。“只不过是使用了日本画的技法而已”。


报纸、杂志上对藤田嗣治恶言相向的文章俯拾皆是:“藤田嗣治的艺术只不过是利用了稀罕的异国趣味而已,这些只能招来巴黎人对他的轻蔑而不是尊敬,现在的有识之士已经不屑一顾。他把精力都用在讨好贵妇人和古怪的妻子上,这无异于‘国耻’”。这也是后来日本国内媒体对藤田嗣治评价的两个主要观点,由此滋生了藤田嗣治对日本不信任的念头。直到21世纪初,藤田嗣治的艺术才开始在日本国内得到应有的重视和评价。


多年来,日本和法国学者一直在试图探明藤田嗣治在材料技法上的独到之处。2000年,日法两国联合修复藤田嗣治1930年的作品《欧洲人日本渡来之图》,同时再次展开材料技法方面的研究。藤田嗣治历来不使用画材商批量制作的画布,都是自己动手。他当年在制作画布以及作画时严禁外人进入工作室,甚至他的妻子也无法一睹真相。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有狮子的构图 1928年 画布油彩 300×300cm 法国 Essonne县议会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坐着的女子 1929年 画布油彩 金箔 110×125cm 东京 国立西洋美术馆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弗兰克肖像 1924年 画布油彩 145×115cm 东京 ISE文化基金会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德·贾内伊侯爵夫人肖像 1923年 画布油彩 98×80cm 私人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歌手肖像 1927年 画布油彩 金箔 97×63cm 卡涅 地中海现代美术馆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耶稣下十字架 1927年 画布油彩 金箔 150×150cm 广岛美术馆藏



卢浮宫专业部门通过对画布成分的分析,发现藤田嗣治的油画布上共有三层不同成分的涂层,第一层是通常的胶水,第二层是含有硫酸钡成分的涂料,硫酸钡是X射线透视片的显影剂,尚无用作油画布涂层的先例;第三层是混合了碳酸钙的铅白油画颜料,碳酸钙虽然也是白色颜料,但与油混合之后会产生淡淡的黄色,这是“绝妙的乳白色肌肤”的关键。


众所周知,水性的墨色要在油性的画布上留下圆润光滑的线条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在这次研究中,也由卢浮宫的技术部门对藤田嗣治的墨色进行分析,发现了炭黑、亚麻油、硅酸盐等成分,其中炭黑在水中无法迅速溶解,而在酒精、丙酮中能够溶解。因此,可以断定画面上的黑线并非单纯的墨汁,或是在墨汁中添加其它成分,藤田嗣治通过无数次的试验终于达到这个几乎不可能的目的,然而这也成为研究他作品的一个不解之谜。




 

[1]铃木春信(约1725—1770):日本浮世绘画师,主导发明彩色套版技术。

[2]喜多川歌麿(约1753—1806):日本浮世绘画师,以美人画著称。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1920年代,藤田嗣治在巴黎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1928年,藤田嗣治在海边为巴黎的铅笔公司拍广告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藤田嗣治(前排中央戴礼帽者)在化妆舞会上(摄于1925年)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1920年代,藤田嗣治(左一)和在巴黎演出的日本演员合影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中)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1920年代,藤田嗣治(右)和他的蜡像



(未完待续)


原载《美术观察》2013年第一期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