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胡说画

说也不说画也不画乎自在

 
 
 

日志

 
 
关于我

天胡——(笔名胡岸,原名胡玉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河北画院版画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上)  

2016-07-14 22:21:49|  分类: 外国油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潘力(gh_c8392951d785)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上)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潘力著《艺术巨匠:藤田嗣治》河北教育出版社 2012年版

众所周知,巴黎既是传统文化的中心,也是现代艺术的摇篮。19世纪末至20世纪前期,除了五花八门的现代艺术流派之外,巴黎画坛上还活跃着一部分不属于任何流派的“浮游生物”,他们大多来自不同国家,生活清苦,较多地保持着与传统绘画的联系,虽然单枪匹马,却都有着鲜明个性和与众不同的艺术风格,他们对20世纪艺术有着重要贡献,在美术史中一般被称为“巴黎画派”。


其中有一位来自日本的画家藤田嗣治(Foujita Tsugouharu,1886—1968),他开创了融合水墨韵味的油画形式,在乳白的底色上勾勒纤细的墨线,并施以梦幻般的淡彩,画面极具现代洗练感,独特的东方样式倾倒了巴黎乃至欧洲。藤田嗣治是在欧洲取得成功的第一位日本画家,他被称为“巴黎的宠儿”。近代以来,日本油画一直是欧洲的学生,是藤田嗣治完成了一代艺术家的理想和使命,第一次向欧洲展现出“日本式油画”的魅力,他也由此赢得了世界性声誉。

巴黎的际遇

藤田嗣治出生于东京一个名门之家,父亲是东京陆军医院一等军医,后来担任陆军军医总监,母亲是幕府官宦的女儿,因此藤田嗣治自幼就有着接受良好教育的条件。1905年,藤田嗣治考入东京美术学校油画科,师从黑田清辉[1]。但他对黑田清辉的外光技法不感兴趣,他在后来的文章中写道:“指导我的黑田清辉老师说,要将黑色颜料从调色板上排除出去,这是不可理解的。我们作为东方人和日本人,熟知黑色的韵味,作为生命的黑色为什么不能在油画中使用?我很快就决心在日本人的油画中使用黑色”。他当时就指出黑田清辉的作品“太古典”。无独有偶,《自画像》藤田嗣治的毕业创作《自画像》也被黑田清辉作为反面例子,受到当众批评。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上)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自画像 1910年 画布油彩 59.0×43.5cm 东京艺术大学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上)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1905年,东京美术学校毕业合影。前排中央为黒田清辉,最后排右一为藤田嗣治。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上)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1910年代,藤田嗣治和妻子鸨田登美子



藤田嗣治从东京美术学校毕业后不久,于1913年6月前往法国。抵达巴黎之后,他入住艺术家聚集的蒙巴纳斯区,当时这里正在逐渐取代毕加索[4]等人居住的蒙马特高地而成为新兴的艺术中心。藤田嗣治到达巴黎的第二天,偶然结识的一位来自西班牙的画家奥尔蒂兹·德·扎拉特就带他访问了毕加索的画室。当时的毕加索正沉浸在立体主义的世界里,他的作品令藤田嗣治眼界大开。毕加索还向他出示了卢梭的作品《夫人肖像》。


作为来自日本的青年学生,此前虽然在国内的前卫美术杂志《白桦》上对印象派有所了解,但对后印象派等现代艺术的脉络还是一无所知,顿时接触到毕加索的立体主义和卢梭的自由画风,对藤田嗣治产生极大震撼。他不无感慨地说:“巴黎有着在日本无法想象的绘画自由,亲眼看到了以新的形式毫不犹豫的大胆革命,为年轻的我打开了欢喜和希望的眼界,我决心立刻全部放弃在日本的美术学校学到的印象派画风”。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上)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1920年代的蒙马特高地,左上方可见圣心教堂。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上)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用纸牌占卦的女子 1914年 纸本水彩 30.5×22.5cm 德岛县立近代美术馆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上)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幻想风景 1917年 画布油彩 103×208.5cm 私人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上)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跷跷板上的女子 约1918年 纸本水粉 35.4×43.6cm 私人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上)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恋人与鸽子 1917年 纸本水彩 35.5×48cm 私人藏



1914年7月,在藤田嗣治抵达巴黎仅一年之际,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导致欧洲邮路中断,身在日本的父亲无法继续提供资金援助,藤田嗣治熬过一段极度贫困的生活。为了充饥,他甚至把床垫、小刀、汤匙等餐具卖掉以换回面包。他还自己动手修剪头发,形成了标志性的齐眉“娃娃头”。他将此“作为铭记过去那段苦学时代的符号”,几乎终身都保持这个发型。


困境下的藤田嗣治没有丝毫懈怠,每天疯狂作画14甚至18个小时。他认为进入美术学院是没有意义的,信奉自由的学习精神。时值印象主义正在被年轻一代画家超越,他也模仿过毕加索的立体主义,构成强烈的抒情意味画面,类似作品他共画了数百幅,后来又追随卢梭的风格,画了许多漂浮着孤独寂寥感的巴黎风景画。


藤田嗣治还与来自荷兰的画家凡·东根成为好朋友,并结识了苏丁、莫迪里阿尼等人,并一同去拜访过年迈的印象派画家雷诺阿。虽然藤田嗣治无意模仿印象派的技法,但晚年雷诺阿在病魔缠身之下仍顽强作画的精神使他深受感染。


藤田嗣治逐渐抹去了当年在东京美术学校接受的折衷的学院派影响,一洗沉闷和呆滞,从具有立体主义风格的《三位妇女》到以线描勾勒为主的平面造型《浇花的少女》,他的画风逐渐发生变化。他意识到,“我至今为止在美术学校学到的画,实际上只不过是限于一、二人的画风而已。作为绘画,应当是自由的”。但是,藤田嗣治并没有完全投身前卫美术的潮流,一味追随标新立异。他更多的是到卢浮宫参观和临摹,希望将自己拥有的东方精神和西方文化相融合。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上)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抱着玩具娃娃的孩子们 1920年 画布油彩 50.3×60.1cm 私人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上)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二女子 1918年 画布油彩 92.2×73.3cm 北海道立近代美术馆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上)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手持鲜花的少女 1918年画布油彩 65×54cm栃木县立美术馆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上)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手持玫瑰的女子 1918年 纸本水彩 25.5×32cm 私人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上)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浇花的女子 1918年 纸本水彩 33×26cm 私人藏



1917年6月,藤田嗣治的首次个人展览在巴黎歇龙画廊举行,展出了一百余幅以线描为主的水彩画。藤田嗣治来到巴黎之后,在毕加索、卢梭和莫蒂里阿尼等人的影响下,就开始探索以日本画的线条、古希腊的彩壶绘、古埃及美术等元素的洗练风格入画。尤其令他感到惊喜的是,在画展开幕当天,毕加索也来到展览现场观看他的作品。


藤田嗣治回忆道:“开幕那天毕加索来访,花了三个小时左右仔细观看我的作品。毕加索不是简单地从表面上看看我的画,而是边看边思考我今后如何发展,思考我今后十年、或者二十年的画”。此后,毕加索经常出现在他的个展现场,这对于初出茅庐的藤田嗣治来说,无疑是莫大的鼓励。




 

[1]黑田清辉(1866-1924):日本油画家。1884年赴法国留学,师从法国学院派画家科兰。1893年回国后将介于古典写实和印象派之间的折衷外光技法移植到日本,同年任东京美术学校油画科主任教授,被称为“日本近代油画之父”。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上)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巴黎风景 1918年 画布油彩 46×55.2cm 福冈 石桥财团石桥美术馆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上)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三只鸟 1919年 纸本水彩、金箔、墨 30.5×41.5cm 私人藏


潘力:东方的油画——藤田嗣治(上)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巴黎画派群像



(未完待续)


原载《美术观察》2013年第一期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