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胡说画

说也不说画也不画乎自在

 
 
 

日志

 
 
关于我

天胡——(笔名胡岸,原名胡玉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河北画院版画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2016-04-08 19:56:25|  分类: 偷形盗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孤独的守望》

原文地址http://www.xiangshu.com/3009857.html

 

还是画家晓宁,还是摄影发烧友根保,我们三人结伴而行。从西安出发,直奔大汖。大汖村实在太小了,小的在地图上无法找到,连GPS都搜索不到。一路打探,多方询问才终于在太行山的深处找到了我们要去的目的地--大汖村。
  这个村落名字很古怪,叫“大汖(字典读pìn去声,当地人读ch?ng)村”。大汖村有明确记载的是将近500年历史。村子后有座镇山大王庙,里面供奉着7尊石像。“镇山大王”石像背后有一些磨损了的文字记载,最后的落款为“承安五年”,距今810年。又说,一尊石像记有“北魏永安二年”,距今却是1500多年历史,因此专家称,这个村落北魏时期就已存在。
  一个隐藏在太行深山的古村落,却有着江南式样的雕梁画栋,不解。
据传:在某个朝代曾有人在大槐树附近挖掘出古墓。从遗物记载推断,历史上曾有马姓一族,南方人,一个朝廷大臣,为躲避灾难由他乡走进这座大山,修筑了自己的家园。此后不知什么原因若干年里村子成了空寂。由此,大汖村的房屋建筑具有南方风格也就不足为奇了。
元末明初,有韩家三兄弟从山西洪洞来,老大和老二欺负老三,把他赶进深山,让他自生自灭。老三无意中走进这个无人居住的村落,自此在这里安了家。那么马姓南方人该是大汖村的缔造者,而这个韩家老三,却成了大汖人的祖先,因为今天的村民都姓韩。
大汖村群山环绕,围合封闭,附阴抱阳,藏风聚气,东进西收,松柏罩头,清泉绕村,充分体现了天人合一的自然格局。整个村庄房舍依山而建,层层叠叠,鳞次栉比,多为二层和三层楼房。被当地人戏谑的称为深山里的“布达拉宫”。
大汖村整个村庄建在一个石坡上,房子用石头与黄黏土垒成。其特点是经济实惠、冬暖夏凉、造型美观,家家户户由弯曲和深浅不一的小巷相连。是名副其实的石头村。目前村里只有17口人生活,几乎全是古稀老人;年龄最大的86岁,最小的52岁,平均年龄超过70岁。在这里生活的老人们独守着平静与孤独,坚持着守望与眷恋。
  画家晓宁是位有心人,他在观看了有关介绍大汖村的记录片时不仅注意到了大汖村的奇特,还记下了村里负责接待外来人员的韩双牛的名字。找到韩双牛老人没费什么周折就安排好了我们的吃住问题。抓紧时间先做影像记录。虽是初冬时节,大晴天,但山里已经很冷了,只一会我们的手都冻僵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我们把村子拍了个遍。中午饭韩双牛老人把我们安排在他的干儿子韩承绩家里,韩承绩52岁,光棍一人,是村里留守人当中年龄最小的。中午饭是面条,让我没想到的是拌面的菜里居然还有肉。这对于山里人来说已经是相当奢侈的了,他们只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才吃肉。饭后韩双牛老人带我们去了相隔不远的另一个山村,那里的建筑风格和大汖村截然不同,北方的特点很明显,古老的建筑基本都已废弃,取而代之的是近几年才盖起来的现代建筑,青砖红瓦还有贴瓷片的。我们怏怏离去返回了大汖村。在返回的路上我们在乡上买了些酒肉,以备晚饭和老人们共享。
  山里天黑得早,刚过5点天就黑了,我们只得围坐在小饭桌旁开始了在山里算得上丰盛的“晚宴”。我们请来了韩双牛老人和韩承绩同我们一起吃饭,斟满酒,献上我们的祝福,我们开始了访谈。在访谈中我们了解到了大汖村的有关近况。在留守的17位老人中,有6位老人一辈子都打着光棍,只因为山里太穷,没有女人愿意嫁到山里来。说起女人,韩承绩的眼里充满了无奈,有人曾给他介绍过几个,但对方来过后都转身离去,再也没有回来。听说了这些我们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我们说不清楚这是谁的错,也说不清楚怎样才能改变这一切。更说不清楚我们的感受。只觉得酸楚与震颤在心里翻腾着。我们找不到安慰的话语,因为在现实面前任何安慰的话语都是苍白的。仅仅靠甜美的话语是不能帮助留守的老人们改变现实的,也是不能坚持和传承古老村寨的古老文明。老人们的儿女都已经先后离开了山村,有的在城里安了家,即便是在外打工的也不愿意再回到山村来。在外过的好点的也接走了一部分老人,剩下的都是不愿意离开山村的。我们问老人为什么不去城里享福,老人只是淡淡的说;“根在这里呀。后山上还埋着先人呢,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园”。画家晓宁的感受是激烈的,除了酸楚和震颤外,他更多的是愤怒。愤怒这个社会的冷漠,愤怒这个即将消失的文明而无人援助,愤怒这些留守的老人们没有更多人的关爱。他把自己的感受掏心窝子的告诉了老人,此刻,我看到两位老人眼里的泪花。也许是老人们的心里太苦了,也许是晓宁的交心感动了老人,也许是老人感受到了久违的关爱,也许,也许,……从下午5点聊到晚上8点,老人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78岁的老人呀。我们怕老人身体吃不消,多次劝老人回去休息,老人总是用“没事”回答我们。韩承绩也总是说;“没事,老人高兴着呢”。8点钟因为刮大风村里突然停电了,我们就点着蜡烛继续聊,这时,室外气温已经是零下9度了,可我们的心却热血沸腾。老人们诉说着村里的故事,我们也抒发着自己的感受,一直聊到深夜。为了照顾老人的身体,我们决定休息,没想到的是韩双牛老人竟然不走了,要和画家晓宁睡在一个炕上,看的出老人意犹未尽呀。太晚了,我们只得先安排老人睡下,晓宁又到我们的房间聊了一个多小时。他去睡时老人竟还在等他。小宁为此很过意不去。第二天早上老人亲自为我们做饭,红豆小米南瓜红薯熬成的稠粥,这在山里已经是很不错的东西了。看着老人弓腰驼背的身影,看着老人被炉火映红了的脸庞,多么朴实的老人,多么可亲可敬的老人。
  要走了,我们不知道怎样和老人们告别,合影留念后匆匆上车,逃离似的开车离去。老人们送我们到村口,挥手和我们告别。我们不敢正视老人们的眼睛,因为我们无法慰藉老人们眼神里的企盼;也无法阻止眼前这个古老文明的消失;十七位老人对家的回忆;对故土的眷恋又能坚持多久...... ?我们不知道?我们也不敢想.......。 我们能做的只是把我们看到的尽可能地告诉更多的人,和在心里默默的为他们祈祷,为他们祝福。别了,大汖,别了老人们,但愿下次我们来还能见到你们。
(临行时得知又一位孤独老人离开了村庄,住进了山外的养老院)
                              文:姚融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下图:韩双牛老人与他的老伴。都已80多岁了。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下图:老伴,男;80岁;女;82岁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孤独的守望-大汖村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