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胡说画

说也不说画也不画乎自在

 
 
 

日志

 
 
关于我

天胡——(笔名胡岸,原名胡玉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河北画院版画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老鸹失风  

2016-11-09 09:13:04|  分类: 生活百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http://www.pxlf.com/html/rw_1467_18188.html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老鸹失风
 在咱们沛县是把乌鸦叫做老鸹的,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沛县的老鸹很多,多到什么程度?在老鸹们“高兴”的时候,它们会从四面八方飞来,数百上千只在一片天空中长时间盘旋,用遮天蔽日来形容绝不过分,再加上汇集在一起的哇哇叫声,那真叫蔚为壮观。

这种现象多发生在天气晴朗无风的傍晚时分,本地老百姓称之为老鸹失风,虽然有些牵强,但也不是全无道理。

搜找到了两幅老鸹群飞的图片,不知道作者是从哪里拍到的,比我记忆中的规模要小得多,但也是难得一见了。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老鸹失风
 这个“老鸹失风”的说法,有时还用在大人斥责小孩子上,比如,在看到小孩子慌慌张张的样子时,往往会说:“你看你就跟老鸹失风一样!”

 

自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老鸹在咱们家乡绝迹了,也许是在那之前有很多人用气枪打鸟,也许是村子里能够让老鸹做窝的多年大树稀少了,也许是剧毒高毒农药的广泛应用,也许是……

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是老鸹绝迹了。八0后的朋友们,你们见到过老鸹吗?——在咱们家乡。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老鸹失风
 在鸟类中,老鸹大概最不招人喜欢了。它通体漆黑,面貌丑陋,叫起来只会发出粗哑的“哇”声。它们到田间偷食播下不久的种子,偷食快要成熟的庄稼,甚至还会到花生地里用嘴刨食花生。不仅如此,它们还喜食腐肉——在以前医疗条件很差的年代,农村妇女生孩子多是找乡下接生婆接生,而接生婆的传统“医术”在给新生儿断脐时往往就拿家用的剪刀不加消毒处理地剪断了事。这样一来,新生儿感染破伤风在出生后几天内死亡的很多。依照本地死婴不能土葬的习俗,都是往乱尸岗一扔了事,再往后就是由野狗和老鸹来做善后处理了。

如此种种,老鸹就被人们认为不吉利而遭到了厌恶,所以又有“老鸹叫,灾祸到”的说法,在听到老鸹叫时,得赶紧往地上吐三口吐沫以避免晦气。
 其实这真是冤枉了老鸹,它又不是拿着大把的美元赶到美国去救济穷人的“世界首善”标哥,又不是做好事不留名的雷叔,它也得活着,它活着就得吃东西。它又不懂得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法律,看到地上有东西可吃就去啄上几口关谁鸟事?啄食腐肉的习惯确实让人类不好意思效仿,不也是帮着人们净化了环境了吗?要不是老鸹平时多以蝗虫、蝼蛄、金龟甲以及蛾类幼虫等害虫为食,老百姓地里的庄稼得减产多少?这笔账有人算过吗?

说老鸹叫能带来灾祸更是无聊无稽之谈,自己没有能力决定自己的命运,倒把罪过归结到老鸹的头上,是懦夫,是无耻。听到喜鹊叫的人天天喜事临门了吗?在老鸹多的时候天天听到老鸹叫的人多了去了,要是都倒霉还有几个人能够活得下去?

八哥和老鸹同样都长了一身的黑色羽毛,因为八哥嘴甜就是美丽?因为老鸹叫的难听就是丑陋?人们呀,你们认定美丑的标准是不是太轻率、太肤浅、太情绪化、太“双重标准”了呢?

最让人难以容忍的是人们把说丧气话的行为说成是“乌鸦嘴”,这样一来让老鸹跳进华清池里也洗不白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冤枉啊,老鸹比窦娥还冤呢。

 

(前球王贝利的“乌鸦嘴”举世闻名,只要被他看好的球队最终都“死”得很难看,而且多年来屡试不爽。深知自己功力深厚的他,本届世界杯没有预测巴西队的前景,甚至拒绝了为32强抽签。不过在巴西高歌猛杀进四强之后,贝利还是忍不住开口了,看好没有内马尔的巴西也能夺冠。结果在这场比赛中,他的“乌鸦嘴”也再度显灵,送给东道主巴西队一场1比7的惨败。)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老鸹失风
据说,在老鸹身上还是有美德的,“羔羊跪乳,乌鸦反哺”这句话已经流传数百年,是知恩图报发扬孝道的典型事例。

据我分析,羔羊跪乳其实并不是真正出于对母爱的敬重,而是因为小羊羔不跪着就衔不到母羊的乳头。乌鸦反哺则是由于《本草纲目》确有记载而被过去的一些人深信无疑津津乐道。

据《本草纲目.禽部》记载:“慈乌:此鸟初生,母哺六十日,长则反哺六十日。”就是说小乌鸦从蛋壳里孵出后,得靠着母乌鸦哺育60天才能长大自立。而在母乌鸦年老不能觅食的时候,小乌鸦就会反过来觅食喂养它的母亲(哈哈!这里没有乌鸦父亲什么事)。看来,乌鸦还是尊老爱幼的典范。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老鸹失风
我还没有听说过有哪位观察到过乌鸦反哺的场景,包括古人。不过,既然李时珍都这么说了,凭着他老先生的名头,也就只好由着他“姑妄言之”,咱们“姑妄听之”了,就算是盲从吧,这也是一个美丽的盲从。

 

在我小的时候,也有胆大的小伙伴敢于爬上高高的树梢去掏老鸹窝,而且常有惊人的发现:在老鸹窝里竟然会有鹅卵石。于是就有聪明人推测说,这是老鸹从地上捡来睡觉时当做枕头用的。所以几十年前在鹅卵石的叫法还没有传播到本地的时候,咱们这里一直就把这种被水流冲刷得扁扁圆圆的小石子叫做“老鸹枕头”,不信你就去问一问60岁以上的人,这可不是我在瞎忽悠。

再后来从书上看到,西方国家也有人经常在乌鸦窝里发现鹅卵石、彩色玻璃碎片什么的,这都是乌鸦衔回来的。

原来乌鸦也很好奇也很贪玩也很喜欢收藏?哇!这真让人感到惊奇!我知道广东人在表示吃惊或是赞叹的时候都要“哇”上一声,只是不知道广东人是不是从乌鸦那里学来的。


(作者:佚名 )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