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胡说画

说也不说画也不画乎自在

 
 
 

日志

 
 
关于我

天胡——(笔名胡岸,原名胡玉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河北画院版画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捉迷藏  

2016-10-02 19:52:17|  分类: 生活百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http://www.pxlf.com/html/rw_1467_20329.html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捉迷藏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现在乡村的小孩子似乎已经不大玩捉迷藏的游戏了,在我小时候,捉迷藏的游戏却是很红火。不过我们沛县乡村不叫捉迷藏,叫“藏马猴”或者“变马猴”,记得好像也有些村上老人的叫法是“逮马猴”。

以前的农村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特别是晚饭后孩子们没有地方可去玩耍,就在房前屋后的空地上聚拢起来,“我们玩藏老猫吧?”一经哪位小伙伴稍稍提议,立刻便会得到大家伙的齐声响应,于是开玩。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捉迷藏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藏马猴——还是说捉迷藏吧——大家都喜欢藏,而不喜欢捉。“捉马猴”只需一个人,其他人则都当“马猴”藏起来。虽然没人喜欢当“捉马猴”者,但事情也不是太绝对,有时候便会有人“自告奋勇”主动站出来当“捉马猴”的人,而如果真的没人愿意当,那也不妨事,大家不费吹灰之力想出小办法拿个小点子,或者“石头剪子布”的输赢认命摊,“捉马猴”者的人选也就顺利搞定了。“捉马猴”者要把每个藏起的“马猴”全都找出来才算赢,否则就算输,剩一个寻不到也不行,玩输了下一轮就还得继续捉下去;如果悉数把一个个藏起的“马猴”全都找到了,这一轮第一个被抓到的“马猴”,就是下一轮的“捉马猴”人了。

“捉马猴”者闭上眼睛,“马猴”们就乱纷纷一阵躲藏——其实大家不大相信“捉马猴”者会那么自觉那么老实,当心他会眯着眼睛偷看的,虽然他信誓旦旦说绝不会搞鬼耍小把戏,大家还是不上当,因此常常会用一块毛巾或谁的衣服将他的眼睛给实实在在罩上了,而且两手还要放到身后去不许动,以防他偷偷搞些小动作;甚至有时候还会专门抽出一个人来用双手紧紧蒙上他的眼。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捉迷藏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捉马猴”者喊:“都藏好了没有?我可找了。”倘有谁还没有找到自以为满意的藏身处,就会急切说:“等会儿等会儿,还没藏好呢。”如果静悄悄没人应声了,那就说明大家都已经藏妥了,“捉马猴”者就睁开眼或拿掉遮眼物,摩拳擦掌的,房前屋后旮旮旯旯地开始东寻西找起来,大有掘地三尺也要把你给挖出来的自信和气势。

“马猴”的这一边,有些伙伴藏的地方不理想,很容易就被发现了,于是就后悔不迭,满脸沮丧,说不该藏这儿,应该藏那儿,藏那儿保准自己就不会被找到了;有的伙伴就藏得很隐蔽很巧妙,甚至学电影里的办法玩心理战,来了个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明明就躲在你的鼻子下,你的眼睛却只顾着瞅远处,结果是出力不讨好,费力没收效;有的伙伴不希望自己很快被找到,也有的伙伴藏老半天没有被发现,反倒觉得死寂寂的没意思,便故意“咳嗽”一两声或是搞出些什么小动静来急急地想自我暴露目标;当然也有人颇能沉住气,你一天找不到我,我就敢一天不出来,甚至说不定什么时候已经偷偷溜回家不跟你再玩了,或者大家已经不玩各自回家了,他还洋洋得意“深藏不露”呢。“藏马猴”最好的藏身之地是麦瓤垛,棒子秸堆,晾晒红芋秧子的架子下面,老屋中间的墙缝里,甚至是树上和草稞子里,反正游戏结束的时候看谁身上弄得最脏,带着腐草败叶、满身泥土的回到家里,挨揍是经常的事情。说到这里,想起个小插曲。记得有位小伙伴叫陶牧野——记不太真切了,好像就叫这名字吧,这名字当时挺时尚的——年龄应该比我小一些,他不是村里人,是随下放“插队”的父母亲从徐州还是别的什么地方来到我们村里的。因为他家租居的房子就在附近,虽然我们对外来的孩子心理上多多少少总会有些隔膜感,但有时候也在一起玩一玩。有一次我们一块玩捉迷藏,陶牧野却不知藏到哪个“老鼠洞”里了,我们左寻右找,也只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千呼万唤不出来。我们喊“我们不玩了,陶牧野你快出来吧。”声音自然也还是有去无回没人应。当我们大家最后费了好长时间终于把他找到了,乖乖,你猜怎么着,这小子不知啥时候居然已经躺在那儿美滋滋睡着了。光是美滋滋睡着了还不打紧,问题是睡觉时他竟两眼圆睁,着实把我们吓了一大跳。以前我只听说过鱼在睡觉时是睁着眼睛的,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睁着眼睛睡觉的人。我们眼前的陶牧野虽然早已睡着了,那样子却好像正用两只核桃一般的大眼目不转睛盯着我们呢,我们谁也不敢弄醒他,甚至连靠近都不敢靠近他,就赶紧的把他妈给叫来了……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捉迷藏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小插曲说完了,捉迷藏的事好像也就应该结束了。我们就这样捉着藏着,最后被藏没的是曾经美好的童年时光,被捉住的是一段快乐的成长经历。虽然藏没的童年时光再也不可能找寻回来了,但被捉住的曾经成长的快乐却已融入生命的记忆里。感受生命的记忆,回味捉迷藏的童年时光,忽然就意识到,事实上,这么多年来虽然再不曾捉什么迷藏了,但捉迷藏的游戏又何曾结束呢?人生几十年,实际上不就是一个捉迷藏的过程吗?我们与自己捉迷藏,与命运捉迷藏,就这样藏来藏去,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就把自己给藏丢了;就这样藏来藏去,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就被命运给捉弄了、忽悠了。


(作者:佚名 )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