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胡说画

说也不说画也不画乎自在

 
 
 

日志

 
 
关于我

天胡——(笔名胡岸,原名胡玉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河北画院版画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大鼓书  

2016-09-30 20:45:03|  分类: 生活百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http://www.pxlf.com/html/rw_1467_20708.html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大鼓书

大鼓书,是沛县农村的一种民间曲艺。在三十年前的沛县农村是很受农民喜爱的文艺形式。

那时,农村文化生活很匮乏,电影要等三两个月才能看到一次,别说电视机,就是收音机也少有。村里的大广播喇叭和家家户户的小喇叭,是连接村民们同外部世界唯一的联系。所以,那时村里最大的乐趣,就是听大鼓书了。每年一到农闲季节,村里总要请个鼓书艺人,由生产队出钱,为乡亲们说书。大鼓书就成了人们助兴乐趣最好的享受了。 说书时间多在晚饭后,只需选个场地,碰上雨雪天就在村上选一家院子宽敞,主人热情且有些威望的人家,此外就在村中的平坦树荫下,借个方桌,桌子上放着一盏马灯,摆上大鼓、醒木等。然后左手执两块月牙铜板,右手拿着一根弯弯的鼓槌,说一段唱一段。锣鼓响,脚板痒。鼓声一响,大人小孩,一家老少就兴冲冲拎着板凳寻声而来,人到差不多了,说书的把大鼓重重地擂了几下,摇头晃脑地说些开场白:“天也不早了,人也不少了,鸡也不叫了,狗也不咬了,大家安静了,书要开始了”。有说有笑的热闹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大鼓书
 

 

只见说书先生就像上战场的将军,默默地坐在桌子后面的椅子上,穿着长衫,抬头看看来的人,就开始清了清嗓子,喝口水,右手一扬,鼓锤就“咚咚”地敲了起来。一通开场鼓罢,唱大鼓的人便用他那沙哑的破锣嗓子拉长腔调:哎——说书不说书,上场先作诗,诗曰:马跑千里不出房,刀枪杀人不见伤;腹内无孕生贵子,恩爱夫妻不同床。会听书的君子不嫌我哑喉咙破嗓、南腔北调、吐字不清、道字不明,咱只管押韵合辙声调顺耳,请您稳坐一旁,听在下慢慢道来,哎——咚咚——咚咚——唱大鼓人边敲大鼓边拖长沙哑的嗓音唱道:爱听文的咱唱包公误,爱听武的咱唱杨家兵,不文不武咱唱狄龙传,这公子爱听那小姐,这小姐爱听那相公,老头爱听老婆笑,老婆爱听老头哼。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大鼓书
 

 又如,“小鼓一打响玲玲,五湖四海随我行,虽说我在江湖走,不知江湖有多深,春夏秋冬四季天,三山六水一分田,雁飞南北回头转,人去四方理当先。”
   说书人在阵阵鼓乐声中慢条斯里地说唱,婉转悠扬的嗓音催促着人们纷纷赶到书场。等人到得差不多了,说书人才正式揭示主题:“今天的故事到此停,再表昨晚书中文,哪里丢书哪里找,哪里丢书哪里寻。”于是接着昨天的故事情节继续说唱。“书帽子”中每提到的一个历史人物,都有一段很长很精彩的故事。一个故事往往要唱三、四个晚上,有时甚至要说十天、半个月。听众屏声静气,聚精会神,思维被说书人牵引着,奔驰在帝王的相中,才子佳人里,奔驰在古战场,奔驰在宫廷内,不能自拔。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大鼓书
 

  天上繁星点点,听大鼓书的人越聚越多,里三层外三层地把唱大鼓的人包围在中间。人来得多,唱大鼓的人劲也大。一开始,有许多小孩在周围玩耍,后来小孩回家睡觉,剩下的人才是真正听大鼓的。漆黑的夜很静,敲击大鼓的咚咚声和唱大鼓人的沙哑声能传很远。如果发现个别听众因白天劳累,在听书时打瞌睡,说书人见状即转板,插说笑话,黄段子,帮助听书人驱除疲劳。如:“八十岁的公公性情衰,撒起尿来淋湿鞋,若是三天不洗澡,裤裆里面长青苔”。待人们在哄笑声中消除困倦,振着精神后,说书人又接着唱。唱到下半夜,唱大鼓的人累了,便说,天色已晚,今儿就唱到这儿吧,明儿接着唱。周围人说,再唱一会儿,于是唱大鼓的人继续唱,连着辞了几回,终于散场。第二天,唱大鼓的人背着个布口袋,拿着个茶缸,挨家挨户收玉米或小麦,每家收一茶缸,遇到讲排场的人很顺利,有时还会多给点,遇到抠的人家便会多磨嘴皮子。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大鼓书
 

  在我的记忆中,每逢鸳楼牲口大集,方圆几十里的人都来赶会。在集南头杨树林的一片空地上,必有唱大鼓书的。有个唱《杨家将》的人唱得很轰动,有很多人听,连着唱了很多天。唱《杨家将》的人连比划带唱,声情并茂。每当唱到最紧要关头,唱大鼓的人便猛一刹车,说:“欲知后事如何,咱歇一会儿再说。”于是他把戴着的帽子取下,向周围人双手一抱拳,说:“请大家帮帮忙,帮帮忙!”听大鼓的人知道要收钱了。于是,众人便你三毛他五毛地往帽子里丢钱。个别不想掏钱的,趁机溜走,等开始唱后再回来,这样的人往往遭到周围人的不齿。唱大鼓的人不向小孩收钱,他拿着帽子从小孩面前一晃而过。收了一圈,他数了数,嫌钱少,说:“才两块,才两块,再帮帮忙,凑够三块,就三块。”于是他又收了一圈,收钱后便接着唱。一场下来,他总要收上五六回。有一次,唱大鼓的人饿了,趁中间休息时间,买了一个烤红薯,当着众人,他哈着烤红薯的热气吃了起来。看着他破旧的衣着,能体会到艺人生活的艰辛。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大鼓书
 

三十年前,我们村常请一个和队长家里有亲戚关系的鼓书艺人来说书。每次来,都要在此唱个十天半月的。他虽说文化不高,可天生一份好记性好嗓子,说起书能把书中的人物性格配合环境,说得活灵活现,如同闻其声,如见其人,如临其境。那声音忽高忽低,或快或慢,忽粗壮,忽细腻,再加上鼓点,块板有节奏的衬托,于是乎,鼓响锣鸣,马啼声声,什么杨令公、武松、纣王……仿佛就在你的面前。说书人时说时唱,时唱时说,语言甜美,合仄押韵,有时说到关键处,“嚓”地站起来,辅之以动作,挥之一表情,绘声绘色,使人听着听着,或潸然泪下,或痛恨锥心,或拍手叫好,或唏嘘连连,似身临其境,如痴如醉。一时间,全场寂然,只有他那抑扬顿挫的语音在场地上空盘旋、回荡,台下村民们的情绪也随着故事里的情节起伏跌宕。说到关键处,他嘎然冒出一句“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然后往椅子上一靠,捏住队长殷勤递来的旱烟闭目养神。急得下面纳鞋底的、抽旱烟的都停下自己手中的活计,嚷嚷着让赶快说下一段儿。这位大鼓艺人也往往不扫大伙儿的兴,喝杯开水,清清嗓子,笑呵呵地再来上一小段,大人们这才四散离去,走在路上,仍谈论着。睡在床上,还痴想着。天亮时那鼓声、那唱腔、那情境还在耳边,白天思索着,余音仍绕着,挥也挥之不去。于是乎,杨六郎、岳飞、包公、秦琼、程咬金、薛丁山、薛仁贵、徐茂公、穆桂英等英雄才俊便一个个在我的心中扎下了根。。。。。。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大鼓书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刘兰芳的评书《岳飞传》的热播,催生了半导体收音机的普及,加之人民公社的解体,生产队解散了,没有人请了,大鼓书就不曾兴盛了。但我感觉,“评书”虽好,却远远比不上沛县大鼓书的艺术高雅和精湛,因为,沛县大鼓书的说辞和唱词及曲牌灵活多变,而且其艺术的感染力极强。不可否认,在乡间缺书少文化的年代,大鼓书艺人让我们长了见识。在传播传统文化这方面,鼓书艺人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
 

沛县遥远的乡村记忆——大鼓书
 

现在乡间大鼓书已渐渐成了人们的回忆,留下的只有醇厚的记忆和浓浓的怀念。可大鼓书毕竟给当时的人们带来了丰厚的教益。尽管时代变迁了,那时的大鼓书透射出来的乡音、乡亲、时光的淳朴将永远留存在人们的记忆里。


(作者:佚名 )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