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胡说画

说也不说画也不画乎自在

 
 
 

日志

 
 
关于我

天胡——(笔名胡岸,原名胡玉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河北画院版画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程默的散画艺术  

2015-03-23 10:41:43|  分类: 水墨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黄河赤子——(梦与吕三、老五在兰州黄河岸观景,晨起记之)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过好平常日子即是平安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问竹清风几许多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车位再紧,腾挪腾挪出路还是有的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熬中药的过程就是把病魔熬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喜迎元旦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夜话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险峰无坦途,平实有闲趣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不看也是一种境界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砚台虽小盛江山,笔写春秋岁月长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吐故纳新
年前上高原,胸闷气促,元旦回来即做吸入治疗,大好。方觉高处有时气难舒。画此记之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尽是钓者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天马行空
程默散画作品(钢笔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拈花微笑
                     宴席间,程默不酒,顺手抽出餐巾纸即兴作钢笔画4张,记之。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山高人高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都好

开了一天反腐败会,听了觉得都好,什么事都好就好,看看院里的猫和鼠也觉得都好。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大槐树下是我家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的散画艺术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程默先生提出的“散画艺术”是书画史上的一个崭新理论。

“散画艺术”的核心是笔墨随意自如,既继承传统绘画的理论基础,又不拘泥于传统绘画的技法细节,通过简单的笔墨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随心所欲,追求画意的散淡和画法的自由。

从人类的发展史看,先民们用极其简单的画法,画出了许多对自然的了解、认知、敬畏、祈盼的图案。在岩画、陶绘、鼎绘、配饰中屡屡可见。从一个人的一生看,幼年的涂鸦也在用最简单自由的绘画形式表达着一个人对自然世界的最初感受。所以散画在人类发展史上和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在成熟和不成熟、自觉和不自觉中已初显出来。

今天的中国国泰民安、繁荣昌盛。至此盛世,国民生活相对富裕后,人们对文化的多样化的渴求显得非常迫切。快速的经济发展必将推动文化的快速发展。譬如目前的收藏热,其参与人数之多、收藏门类之广,确实是历史罕见。书画亦是如此。面对大众对于文化多样化的如此渴求,仅画界而言,我们如何面对现实,如何让绘画多样化,如何满足人们对参与绘画的需求,如何去迎接百花齐放的春天,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历史性课题。

程默先生就做了这样的思考。他用酷爱文学的功底,又喜绘画的基础,勤于思考提出了“散画艺术”的观点。

“散画艺术”既是对传统绘画的继承又从传统绘画中找到了突破。一个理论指引着一个时期的方向。“散画艺术”是时代的需要,“散画艺术”理论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首先“散画艺术”具有广泛生长的土壤。任何艺术都离不开大众生活,“散画艺术”由于其技法的随意性、意境的自由性,更容易被大众接受,自然会快速的植根于大众。其次“散画艺术”具有快速发展的空间。由于不刻意地追求章法技法,想到哪画到哪,想怎么画就怎么画,人人都可以学,人人都可以画,参与的人多了,发展的速度就会快,空间就会大。

“散画艺术”观点也科学地阐明了技法和意境的辩证关系。它指出绘画技法是为绘画服务的,但不能过分夸大技巧在绘画中的比重,要讲究画意深远、直抒胸臆、直指人心。画技是绘画的表现手段,画意才是绘画的核心。

“散画艺术”观点的提出从立意上有三个鲜明的特点。一是立意新。程默先生经过长期深刻地思考从中国绘画史和目前中国绘画的现状率先提出了这一观点。二是立意高。他指出“散画艺术”具有鲜明的大众性,不管是专业的业余的、不分文化高低贵贱、贫富大小,任何人、任何时候都可以通过绘画(散画)表达自己的心境,这符合大众愿望。此观点唯高瞻远瞩之人才能提出。三是立意深。他在肯定“文人画”对绘画发展的贡献的同时,也深刻地揭示了“文人画”对绘画发展的束缚。

“散画艺术”观点中的“散”与散文中的“散”字是一个涵义,“散画”与“散文”都讲究形散而神不散。之所以沿用了“散”字,是赋予了绘画更大的自由度。

任何艺术的发展与传承与大众的喜爱接受程度密不可分。只有大众喜爱接受才能成为经典。“散画艺术”观点植根于大众,以自由散淡的多样化的形式展现给大众,相信大众一定会喜爱接受。

程默先生的散画作品《自得其乐》(刊登于《人民日报》2011年8月8日)画面上简单的几笔画了一棵树,树上有几颗果实,树下躺着一个人正拿着杆子摘果实,题字为“自己种的杏想摘哪个是哪个”。画面简洁。但读完这一行字,心就会被深深地打动,整幅画就显得那么有趣又深刻,仅仅是“自己种的杏想摘哪个是哪个”吗?同期另一幅画上几笔墨色画了一盏台灯,灯盏上有一笔红色的小小火苗。这幅画只要接触过画画的人都应该能画出来,旁边题一行字“善良很小也是一盏灯”,同样这幅画会让你思绪万千。简单吗?确实简单。震撼吗?确实震撼。这就是“散画艺术”的魅力所在。

                                           评论人:木子

 

 

散怀天放   振羽独翔

—— 程默绘画作品赏读

魏翰邦

 

画画的目的是什么?相信任何画画的人都有充足的理由,历代论画之文和论画之诗更是汗牛充栋,绘画传递作者心声这一点更是历来高度重视,问题是画作能否传递心声?如何传递心声?这才是关键所在。

用抹布画画的程默先生画了大量憨笨、稚拙而充满诗意的作品,让我们见识了什么是真正的画为心声。

程默先生的画没有系统的法则,也不具有传统中国画家严格的“笔墨”风格性,他的画风就是剥离生活的点滴,随性适情地散画。他不太提炼笔墨的技法,他也不用传统的毛笔画画,他顺手就地取材,用抹布画画。涂、抹、擦、刮、点、削、洇,无所不用,随机搭配,章法与“笔法”没有完整性,或没有被关注过。虽然也吸收传统书画的东西,但他对自我的意象感觉更看重,对画面表达什么样的意思更重视,他用抹布和颜料传递自己的所见所思。画面的物像的象征性和意义的表达性是他画的本意,生命力不在技法而在意义的延伸。我无法说清楚这是一种颠覆还是一种还原:远古时代我们的先民大概就是如此画画吧?古代岩画、魏晋墓砖画就是这种古朴的味道:活泼,简洁,质朴,大气。

他的画在感官上给人以强烈的硬性冲击,使观者从主动方很快变成被动方,作品中或坚硬或笨重或艳丽或粗糙的色面极其抓人,出其不意的构图、强劲的视觉色面诱惑着你,让你真切地感受原始野性生命力的膨胀与侵蚀,让你感到气促,感到压抑或痛快。他的画极易使人产生感情的联想与情绪的波动,极具情感诱惑力,这种具有明显情感诱惑的画作带有煽情性和蛊惑性。山水、树林、花草、人物,各有色彩,或浓艳无比,热烈张扬,明快而春意盎然;或施彩单一,构图简明,空阔简远,这也是我最喜欢的,干净、透彻;或静静施墨,庄重而雅致。在许多画里,不管人、物大都是一些轮廓和剪影,正是这些轮廓和剪影,加上大胆而放肆的构图,使作品极其简明极其质朴,韵长味浓。一些画作用色十分大胆、繁复,充满野逸,大俗大雅。如有一花瓶,我无法分清在其中用用了多少种颜色,而且花瓶上的图案也很多,山、水、树、船、鸟都有,色彩斑斑点点,艳而不俗。许多画是田园牧歌式的,有乡间的稚趣、野趣和真趣,散淡、自在、和谐和幽远。那些放牧图,天高云淡,山环水抱,旷野幽静,如能听到牛羊嚼食青草的声音,如能闻到野花的怪异香味。一些乡村风景图仿佛听到村中乡亲的拉家长声和儿童的嬉戏声。程默先生也洇、染一些作品,施彩丰富,似山非山,似水非水,墨、彩或凝重或流动或盘绞,苍苍茫茫,迷迷离离,偶尔点缀其间的小小人物,似在水中,又似在山中,真是梦幻山水。

程默的绘画取材于他从小所熟悉的生活环境,他的家乡的物、景、人、事,陕北的窑洞,黄土高坡,以及生活于那里的人们,可以说,他只画他熟悉的。他的画用色无定法,或丰富斑斓,或单一素朴,可以说是随心所欲,没有拘束。他画画思路十分开阔,顺手拈来,随机赋形,是自己的人生日记,也是自己的阅世读后感,很直接很有味,总是给人更多想像和回味的空间。如“鞭声一响万物醒”,是写景,也是抒怀,更是醒世,凌乱疯狂的画面让人产生几多惆怅几多豪迈。他的画作剥离了人世间的某种倾向或规律性的东西,加以提炼,然后回赠给了我们。程默先生说自己的画是散画,大概是散自己的胸臆和怀抱,我更愿意将他的画称为喻世画,因为他的画作大都带有强烈的入世情节,客观上并不纯粹具有娱乐特性,更具有硬性的侵入性与刚性的联想性。他自称为“散画”,大概与他为人的低调有很大的关系,他想用“散画”之名掩盖自己思想的硬度。当然,陈默先生更多的是自娱自乐,是好玩。

中国的文人喜欢闲适,喜欢表现自我的清高,程默在闲适中却升华了他的作品的批判性,最精彩的就是他的人物画,憨态可掬,大巧若拙,揭示了中国文化中的许多致命性因素,如“有靠山舒坦”、“鸭子胖由不了自己”“不要惹我不然一拍子打死你”“玩鸟不会出大问题”等等,画与画上的题字就是警世醒木,令人警觉,令人反思,有种劝世和教化的味道。这种画如把人剥了衣服裸呈于世人面前,几分怪诞,几分辛酸,几分羞愧。他的画面往往显出几分凄凉和孤寒,即是最热烈的色彩和画面也掩饰不了画作的凄美,就是这种与观者不相干的画面,正在直指观者的某种心理和想法,揭开我们的幼稚和自私,甚至直指我们的隐私,让人有时心生惭愧、悲哀与痛苦,画何以致此?是由于画到了人类灵魂的深层隐秘处,画人画已画世像啊。画为心声,如此透彻、真切。

在张果老倒骑驴的画上,有程默先生老父亲书写的题句,更说明我所论述非虚:果老为何倒骑驴?儿时觉得很有趣。风霜雨雪几十年,方知需防身后鬼。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