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胡说画

说也不说画也不画乎自在

 
 
 

日志

 
 
关于我

天胡——(笔名胡岸,原名胡玉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河北画院版画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木刻《蝶梦花影》的知而遇  

2014-09-08 18:31:28|  分类: 天胡左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刻《蝶梦花影》的知而遇

 

2014年9月6日上午大雾,9点多,北京朝阳区徐——一个陌生的朋友已驾车到了丰南。

见面坐定交谈几句后,发现他对我的版画如数家珍,了解程度甚至不亚于我自己。谈话间他的爱人打开了一个泡沫塑料包装,原来是我的一幅不大的木刻《蝶梦花影》,用绫子纸装裱在一块三合板上。细查发现作品四周的纸边都已经被裁掉,签字当然也毫无保留,我尴尬的说这是什么装裱师啊,更尴尬的是,徐说这幅小版画是他从孔夫子网上淘来的……

前些年为了满足一些朋友要版画,专门刻印了这幅《蝶梦花影》,我以为大家喜欢版画这是好事,根本没考虑其它。而眼下,当看到自己的作品被陌生的朋友从北京辗转放到我面前时,我不禁一震小小的心凉又一震大大的感动,我不知这是被哪位朋友抛弃的,在丰南……但,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如此珍惜地收留我的作品,实在是令我感动不已,我拿起笔欣然满足了徐——这个陌生朋友的要求,在画面的左上角签了字并盖上了红色的印章,我从未在版画上用过印章的。

 

近些年向我要画的人越来越多,无论是酒桌还是一些集会上,该张口时总是张口,可我实在是因繁忙而没有时间拓印,但该应允时还是应允,久了就有了欠债还不清的愧疚感。今天,我忽然像是明白了,其实这种逢场要画的大概也就相当于见面问声“你好”的客气话而已吧,并不都有实质的内涵或喜欢。

 

徐,这个陌生朋友告诉我说,他是从北京旧书市场淘来的小画册《匠木痕心》认识我的。他说很喜欢我的版画,话题就从我的一幅幅画开始了,并旁及到了许多全国顶级的大版画家,包括我的同乡,一口气我们聊了两个多小时,中午了仍未尽兴。我发现,徐,这个陌生朋友,虽不是美术人却真的喜欢版画且真懂得,全国许多版画家的作品他都能说出特点并可以作比较。最让我惊奇的是,他选择了我最无功利心而创作的《那季风》和《暖坡》作为收藏,这两幅作品没有参加过任何展览,完全是为了表达心境而创作,没有赋予任何他人的意志,纯粹而率真。朋友徐说,他看我的版画有两个感觉,一是每一张都有新意,不重复自己不雷同;二是看了一遍二遍三遍还想看。当我谈到国画市场很好时,朋友徐坦诚地说:是的,如果为了卖钱可以临习他人或重复自己画画千人一面的国画,但为了艺术还是应该刻木刻,刻出自己……这正是我的意思啊,呵呵。

面对一个陌生朋友的肯定我有些不好意思不知所措了,因为我从未听到过对我的作品如此理解的话。无论是偏爱也好,夸奖也好,我都非常感动,我想起一个书法朋友酒后对我说,他曾很长时间把《匠木痕心》抱在被窝里一字一句地读我那几首小诗,并与画联系起来反复揣摩,弄得妻子好不满意……茫茫人海中竟然有一二个人这么关注我的作品,细心阅读我,我是不是该为这般的相知而满足,更为这样的相遇而幸福呢?

朋友徐的到来启示了我,应该做好我自己,是的,我要为哪怕是极少数的知音而作画。

(胡岸2014中秋节月下)

 
木刻《蝶梦花影》的知而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木刻《蝶梦花影》的知而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那季风》(90×90)2010年
 
 
木刻《蝶梦花影》的知而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暖坡》(90×60)2006年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